M.域

纯粹自娱自乐

[叶周]这是不是一个悲剧

这是一个悲剧,但好像也不是悲剧。

————————————————————————

1.
炫丽的光影,热闹的气氛,胜利与失败同时诞生,喜与悲之间筑起厚厚的城墙,将两边观众隔绝在兴奋与绝望的不同国度。欢呼雀跃落幕,却总是死一般的静谧登场。随着比赛结束,人群四散,诺大的场馆最后只余一位观众有些孑然的身影。
“先生,别看了,输了也没什么啊,虽然是本地人我也不甘心,可是没办法呀,轮回很强的。”
他当然知道。不用任何人提醒他,轮回很强。周泽楷那小子这些年愈发无可抵挡。从第一次世锦赛回来后,就卯着股劲。已经是高手的人想要寻找契机突破自我局限简直太难,可是强如周泽楷他偏偏就肯拼命。人的求胜心和战斗欲有时候比自己想象得还要疯狂还要可怕。
他记得那时候坐在去往苏黎世的VIP候机厅的沙发上看着周泽楷有些羞涩地找喻文州借充电器的场景,那小子说话声音轻轻的低低的,个子瘦瘦高高,不好意思就抓抓头发掩饰情绪。他就是琢磨不透,这样的人,怎么在赛场开起枪来就有种不置你于死地誓不罢休的韧劲呢?
“先生?先生啊,那要不您再坐五分钟,我去和值班班长求个请,待会我们再来打扫。”小清洁工拽着扫把一边走开一边喃喃,把空荡与静默还给这位观众。
第一次世锦赛的过程并不如想象中顺利,这是出国前大家都心知肚明又不愿挑破的软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与过硬的实力,也习惯了场上的主力首发地位。要完全磨合成为一只毫无破绽的精英战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时间固然是大敌,好在有个省心的工作狂国家队长主持大局。这点上他确实佩服喻文州的敬业,那个人思考得虽慢,但是却绝对缜密。遇到两个人意见相左的时候,还有战术大师们出谋划策分摊风险。不好管的熊孩子没少让人揪心,但王杰希的气场加上黄少天冷不丁的几句揶揄就能震慑住。女孩们当然省心,比赛输赢还不如电视节目有吸引力。除了李轩,大概就只剩周泽楷特别了。
嗯,因为所以,周泽楷最后是特别的。
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冲着来人露出笑容。
“叶修。”
“过瘾吗?”
“还好。”
“累不累。”
“也还好。”
“枪王大大,因为对手不强就放松警惕可是相当危险的信号呀!”
“怎么会。”
是呀,怎么会,这个小子可不是只会耍帅的,人家聪明着呢。
周泽楷走过去在叶修身边坐下,手还是保持着从入场进来就插在口袋的姿势。
“胆子真大。客场完胜东道主还这么毫不防备跑回场下不怕被围攻呀?”
“你都不怕。”
“我怕什么呀,刚那小清洁工都没认出我,伤心。”
“呵呵。”
不是嘲讽的笑,每次叶修听到周泽楷呵呵就觉得这家伙骨子里绝对是个淘气包。就像那种特别内向不爱说话的人热衷用表情符号在网上聊天,内心的丰富暴露无遗。呵呵也是周泽楷的一种表达方式。见叶修不说话,周泽楷望着黑了的大屏幕,说:“真伤心啦?”
“你以为呢?”
“嗯……”
“想好怎么安慰我没?”
“那……请你吃饭?”
“一顿饭就想打发,没诚意。”
“那饿着吧!”周泽楷转过脑袋,弯弯的带笑的眼睛特别好看。
舒服的好看的,在心里挠痒痒似的,叶修忽然伸手把周泽楷帅气的头发揉成鸡窝。“我把你带坏了啊!”
敢欺负到荣耀枪王头上的就只有国家队第一任领队叶修大人了。
“怎么办呢?”周泽楷假装委屈撅嘴皱眉的坏笑样子实在是犯规。
“快看快看!我说在这吧!”几个女生在门口兴奋地尖叫传来。
叶修叹气,“能怎么办呢?跑呗!”抓起周泽楷就往选手专用通道撒腿而去。

2.
你总是想减少场下存在感是怎么回事?叶修的开场白弄得正在打水的周泽楷一愣。
“没有啊。”周泽楷端着水也不知道这时候该不该喝。
“心里不舒服吧,也没办法,我们的第一人肯定是他国的首个研究对象,被人扒光看透的感觉不好受吧?”
说话能不能稍微委婉一点。周泽楷无语,你这个荣耀第一人这么说我算安慰?
“没事,小组赛而已,不是这么快没信心了吧,输了也是可以后面发力冲击十六强的。除非我们的小枪王不稀罕?”
“没呀!”自己哪里看上去像是信心被打爆了。
“饭也没吃,跑这自责呢?”
“没呀!不饿!渴!”不过还挺高兴被领队特殊关照的。
“那就好,咱今天被四个人欺负,下次咱变本加厉欺负回去,让你们队长研究个战术大杀四方!”
我们队长……周泽楷不说话是有原因的,这怎么愉快地聊天呀。
“咳!”
“队长,领队他欺负我!”才不要强加的罪名。
叶修转身看见喻文州咳嗽完手还握着拳头放置嘴边,他举起双手投降,这个周泽楷呀,坏坏的啊。
“我怎么——觉得我打扰到二位了?”喻文州微笑。
周泽楷抿唇装得模样乖巧温顺,笑了就好呀,叶修暗暗松口气。

周泽楷窝在叶修怀里不肯动弹,沙发都塌陷一截。叶修一只手在他下巴脸颊摸来摸去玩得不亦乐乎,一边给合伙人发短信。“之前在场馆还说不累。”
“是不累呀,懒。”周泽楷昂起头倒着看叶修,“再等我一年。”
“嗯,你要是喜欢,一直打下去也没关系。”
周泽楷摇头,也不管叶修看不看得见,“三连冠,奖杯送你。”
“谁稀罕!哥什么没有啊!出生就是三连冠。”哥只要你。叶修放下手机,翻过身亲吻恋人,手探进衣服摸到背后的刺青。他盯着周泽楷紧闭的眼睛,手指顺着刺青的轮廓一遍遍摸索,摸到新的纹路,“这次是什么?不疼啊?”
嗯?周泽楷眨眼,缓了缓,“不疼。”又补充说,是一句话。
“日日思君不见君?”叶修故意这么讲。
“什么鬼?”
“就是我特别特别特别想念我家枪王阁下。”
周泽楷被这句情话弄得不知所措,撇开视线,“是英文呀……”
“窝香泥?”叶修又故意学外国人说中文的发音,气的周泽楷踢了他一下。
“Too young to die。”
嗯,too young to die。
第一次从苏黎世凯旋,周泽楷给自己在背部纹了个小奖杯,别人当然不会知道。直到他第二次在奖杯旁边纹上叶修名字的首字母缩写,告诉恋人这是他的纪念方式,叶修才发现,周泽楷这家伙胆子特别大。这是要坚守一辈子不磨灭的感情才有的勇气。
叶修问疼吗,他看着都觉得心疼。
“不疼呀!”周泽楷笑。
怎么会疼呢,是爱。

3.
荣耀世界邀请赛在S市举办的那年,叶修去看了决赛现场,他对那个高科技包装完美的世界已经有了更深一层的陌生感。那届国家队的小将们秉承传统意志拼杀到了最后一秒,在台上领奖的国家队长慷慨激昂述说着胜利的喜悦。喻文州已经是作为教练这一新的身份出现在镜头前了。
叶修没看完采访就先行离开,他已经不是可以为此激动兴奋的年纪了。早在周泽楷举起三连冠奖杯对着镜头说“等到了”时,叶修就再也没有过那种激动了。
他的前半生很多姿多彩。经历过离家出走的坦荡,经历过被战队遗弃的落魄,经历过东山再起的霸道,经历过被逼入绝境逢生后的辉煌。后来他退役,率领过一只历史最强战队参加了国际赛事并一举打响名声摘得桂冠,甚至在此期间收获比那些还要珍贵的一颗互通的心意。两个被称为第一人的人彼此心心相惜,不浓烈却饱含深情地爱着对方,他觉得上苍对他太好了。好得一切都不真实。
好到后来他发现,他居然需要用余生至深的孤独去偿还。
那晚叶修没有去现场看周泽楷比赛,只是在电视机前欣赏完,然后继续准备为周泽楷职业生涯首个三连冠佳绩庆功。他有个私心的小计划,这个用叶修前三十年全部的智慧加起来也猜不到会由自己亲手奉上的二人世界烛光晚餐后,他想告诉周泽楷他要带他回家,那个容忍他任性离开却接纳他率性归来的家。他以前没有过那样的想法。后来有了他都不觉得自己搞笑。他想如果他们是一对正常的夫妻,他们就该到了结婚生小孩,两个,大概是双胞胎,再相伴终生的戏码。这不是因为苏沐橙乐于向他宣传电视剧情的后遗症。这是他叶修的真心实意,他就是喜欢周泽楷,周泽楷也就是喜欢他,他们就是应该回家接受亲人的祝福,这才该是一个人一生最真实的写照。
但他没有等到。如同他一年前坐在场馆里最后一个离开时经历的从喧哗到骤然的冷清,他在那个多少次跌破人眼镜的幸运人生轨迹里终于迎来了一段属于他的意外。

“沉痛!他还太年轻了!”
“震惊!一代荣耀巨星突然陨……”
报纸头条叶修根本看不下去。他没办法从晴天霹雳中苏醒,望着夜半高悬于天空的月亮质疑他的人生际遇,他没有力气质问命运是怎么安排了这样一初跌宕转折来考验他这个人何时濒临崩溃边缘。
他只记得苏黎世第一次偷偷在通道牵手的兴奋与温热的触感。第一次生涩地接吻和第一次滚床单。上一回他们分开时只有短短三天。
第三天叶修在家门口捡到蹲在地上没钥匙进门的周泽楷,内心的窃喜占据上风。
他们本就在同一艘船上,他们本就该一起登船一起远航一起沉入大海或者一起光临新大陆。
他无比后悔没有去现场看最后一场比赛,哪怕亲口说句恭喜也好。可是,后悔已然没有意义。
他沉默地在那个夜晚抽了一根一根又一根烟,去强撑意志抵抗这个巨大的玩笑,直到天亮有人来敲门。
他找不到回家的感觉了。
他回不了家了。
或者准确地说,他没法完完整整地回家了。

4.
在堆积如山的工作面前叶修常常会想那场没有终点的恋爱。他们分开过三天,三天前周泽楷任性说分手,三天后他出现在门口无措的样子又让人心疼。
吴雪峰带着小儿子回国约了叶修小坐,打量了意外跟随的周泽楷半天。“果然有这么一号人物。”
周泽楷看看叶修,叶修没看他,他有点郁闷坐在那掰着手指头数数。他后悔家门还没进,屁股还没坐热就非要让即将去会客的叶修带上自己。
叶修没顾周泽楷,“是有这么个人,前男友。”明明以前最怕和陌生人打交道的,现在还不是一样坐立不安,图什么。
周泽楷不乐意了,鼓着腮帮子盯着对面小孩拿着手里的玩具汽车在桌面推着前进倒退再前进。简直是场煎熬,你们这些老同志真有那么多忆当年意气风发嘛。
和吴雪峰道别已是十点以后,满街店铺都关门大吉。冬天的B市特别冷,周泽楷吸着鼻子,一边走一边踢着路上的积雪。
叶修转身时他也没在意,一下子撞了个满怀。“冻僵了吧,刚才假客气不吃东西,叫你倔。”
“我错了。”
叶修没料到周泽楷突然这么说,委屈的样子有点招人怜,“不是你说分手冷静下么?”
“冷静不了,”周泽楷盯着靴子,脚不安分地转动了下,“后悔了,不习惯,不想分。”他又偷偷抬眼瞄了一下。
叶修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这都隔了多少年了吧。和比自己小的人谈恋爱的乐趣就在于口是心非却又道貌盎然,嘴上还要逞能,“你说不分就不分啊,你玩儿我呢?”
“不玩儿。”
所有的烦恼都因为周泽楷憋出来的儿化音和瞪圆眼睛满怀期待的笑,烟消云散了。
叶修继续走他的路,朝身后伸出手,周泽楷小跑着跟过来,握在一起。
温暖世界的仅仅是一个小动作。

5.
“谢谢你收留我。”叶修坐下,接过吴雪峰儿子递过来的烟。“这孩子蹿得真快!有一米八了吧。”
“181。就是长得还是个小孩样。”吴雪峰最后选择搬去澳洲定居,最新的荣耀世界邀请赛即将在此举行。
“所以你得承认自己老了。”
“从他出生我就老了。”
两人谈笑风生,一壶茶喝完,吴雪峰感慨地说:“你又来看比赛,你还是忘不了他。”
“怎么忘?”
只有吴雪峰敢在叶修面前回忆旧事,也只有在老友面前叶修才敢揭开伤疤露出那点疲惫与脆弱。“但我最近总在想,其实他停留在最完美的年纪何尝不是一种特殊眷顾。我爱的他永远在最好的年龄巅峰的状态。他痛苦过一时,我却要痛苦一辈子。到底谁不幸?”
“别说不幸,他在最好的年纪遇见你,你爱过最好的他,你又何尝不是被命运选中?你也许不信,叶修,我们无法在现在这个世间有缘走得更远,但未必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不会再遇。”他拍了拍叶修的肩,“你自己坐会儿,我去厨房帮个忙。”

叶修曾经花了很长时间去疗伤,他让自己忙于工作不去思考。他每次回到家里看着那些奖杯就不能自已地怀念。怀念世邀赛期间偷偷溜进周泽楷宿舍,怀念一起去电视塔踩高空玻璃,怀念过年一起包非正常大小的巨型饺子,怀念一起打荣耀非斗个你死我活。
游戏里每局总会天各一方。现实天各一方后,他多希望可以插卡重头再来。
他问周泽楷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周泽楷说因为他喜欢最厉害的。
周泽楷问你呢。
叶修说,我也喜欢高手过招。
没创意。那为什么退役。
因为我已经是最厉害的了,我走了,你永远没法知道你会不会比我更厉害。
……
不过,我更喜欢最好看的。
会老的吧。
老了就不说喜欢了。
为什么?
懒得和你说。
最后肯定是横空飞来一个枕头。

半个月后,在澳洲最大的电竞场馆,叶修望着大屏幕荣耀的中英文字幕弹出,这是国家队继五年失利以来再度捧起冠军奖杯。叶修的心特别平静,他想起吴雪峰说的话。周围的同胞喜极而泣,他发现自己久违地热泪盈眶。
他终于清醒过来,真的,原来哪也没去,不是回忆里,没有遗憾,周泽楷一直在他心里在他生活的各个角落里,无处不在。眼泪不自觉流下来,无法停止,但没有痛感,他忽然明白自己之前为什么不肯哭出来。即便最伤心的那段日子,于任何亲朋好友面前,他都没法哭出来。因为,这是场梦,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场梦,梦的那头才是真实的世界。他一定是在梦里,所以不悲不喜不哀不伤。
他一定只是故事里的人,故事可以很悲伤但有一个世界,真实的世界,那个世界里他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那个才是绝对的,真实的。

6.
散场时,叶修起身从过道离开,他忽然回头,朝着聚光灯望过去,看到一个带笑的身影,那个人对着镜头,有些腼腆,他说,等到了。
等到了。
回家。

完。
————————————————————
才发现去的地方是H市和S市有点小兴奋。
叶周真的好冷清呀,不过,这样也好。

评论(8)
热度(64)

© M.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