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域

纯粹自娱自乐

A secret

爱情故事其实挺俗烂的,往悲了说,无非你喜欢我的时候我未必喜欢你,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却不在我身边。友情其实挺难能可贵的,可惜的是,一旦跨越那根底线往往走向两种极端,好的发展固然喜闻乐见天下太平,要是捅破了那层秘密的薄纸反而尴尬,说到底还是悲。


“那么,喻队能谈下收获这场久违冠军奖杯的感受吗?”
太亮了,喻文州想。现场的灯光还有镜头的闪光,都太刺眼。十几只话筒争先恐后聚至眼前,闪光灯咔嚓记录着时间的流逝,会场却鸦雀无声。大家都在等待那个能言善辩的的蓝雨队长慷慨陈词,主角却不知道望着哪里微笑发呆。
疲累已经连续袭击他几天了,此刻他头昏脑热,队服早就在赛前被汗水浸湿。他站在台上,鬓角冒出一丝冷汗,目光却游走在会场的人山人海,可惜这里那里,哪里都没有熟悉的人影。也许这场梦做得太久,久到物是人非,他自己都要怀疑一切存在的真实性。所以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心里想的只不过放下担子好好睡一觉。
“队长!!”
“队长队长!”
“天哪!”
“啊,喻队小心——”
喻文州大概什么也记不清,只沉沉睡了一觉。
睡一觉,醒来就未必有这么痛苦。

蓝雨队长直挺挺地摔下去磕破头的新闻铺天盖地袭卷网络,一时人们都忽视了蓝雨久违的那场胜利。
“队长队长队长!你还好吧,不会脑袋摔坏了吧?你可千万别失忆啊!还记得我吗?”
喻文州依然觉得闷闷的,他好像又做了一个梦,他梦见黄少天坐在旁边给他削苹果。苹果皮长长一条,黄少天削完苹果将皮扔进脚边的垃圾桶,又切了一小块果肉丢进自己嘴里,边嚼边说,“要不要那么夸张啊,就这么在大庭广众敌人眼皮底下倒下去,看得怪吓人的。我跟你说你要是真扛不住我看蓝雨准保完蛋,所以你别告诉我你已经不行了啊。”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完了完了,怎么叫都没反应……”
“瀚文,我没事。”
“啊,那就好,嘿嘿,可吓坏我了。”
喻文州冲旁边一脸快哭出来的小子露出安慰的微笑。还是太白了,他躺在病床上盯着天花板想。

三天后,喻文州回战队,先去了自己宿舍。他拿钥匙开门,随后看到屋子里堆满大家的慰问品,不禁有些头疼。他也懒得收拾,在床角找了个空点的地方坐下来,随手拣了身边的一张卡片翻开来,上面卢瀚文独有的圆润字体写满祝福。“队长早日康复哦,庆功宴我们还等着你开呢,我想吃好多层那种大蛋糕。”
不得不说,蓝雨大家庭总是给人温暖的印象。他看着后面一排签名,新的老的队员列着队给他画笑脸。上个赛季刚走的郑轩也在最末。他坐在那扫视了一圈这间宿舍。从成为正选开始,他就再也没有挪过窝,桌椅都有了岁月的痕迹。他以前都没想过,自己也会有恋物的一天,看着这些陪伴了自己整个青春年少的物什沾染上光阴的味道。黄少天走的那时候有没有这样,像对着老朋友,跟每件家具一一道别呢。应该会的吧,确实是他才会有的爽朗风格。喻文州走到桌边,指尖轻轻抚过桌面曾经摆放过笔筒的位置。
庆功宴还是退役通知发布会呢? 

喻文州进到会议室大厅,看到经理正在思考奖杯摆放位置。经理正巧也看见他,说:“你来的刚刚好,看看,放这醒目吗?”
“挺好的呀。”喻文州笑答。
经理和工作人员交待了几句,把喻文州拉到窗户旁边讲话。“你也知道我梦寐以求这个奖杯有多久了。这次多亏你,设计了那么漂亮的战术,截了对手个措手不及。不过,下次可不能发烧也不说一声,还弄伤了头,好些了吧。”
“没什么大碍。”喻文州没有纠正“下次”这个说法。
“真下定决心退啦?我觉得你还可以再打几年。”经理惋惜叹道。
喻文州笑了笑,“您别开我玩笑了,再打几年,进来的小朋友该叫我叔叔了。”

庆功宴在会议厅举行,蓝雨内部人员参加,自助餐会形式。经理表扬了现役又鼓励完新人,最后请喻文州上台发言。喻文州没太斟酌,开口说:“这个奖杯实至名归,过去你们的努力让人欣慰。抱歉,庆功宴推迟了几天,都憋坏了吧?荣誉属于蓝雨,属于你们大家。”所有人举杯共贺,喻文州静静等待,等场内安静下来他继续说:“谢谢你们配合,帮我圆了这么美的梦。作为一个在别人看来没有太大野心的人,我所收获的远远超过我的预期。未来终归是你们的,接下来,我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今晚就好好玩吧。”
喻文州走下台后人群里有谁才反应过来,喊了一句:这是队长要走的意思?

喻文州吃完一块蛋糕,在会场发现个熟悉的背影。他几口喝完面前的一杯苏打水,放下杯子走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果不其然他看到对方压力山大地抓了抓头发。
“噫?队长。”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那个,队长我肚子有点饿,先吃点东西垫下。”
“你吃呗,我说我的。”
“嗯嗯。”郑轩纠结了半天给自己拿了几份水果蛋挞。
“我就问下你,你是不是和少天还有联系?”
会场音乐放得有点大声,情绪高涨的大伙叽里呱啦聊得特别热闹。郑轩没听明白,囫囵吞下一个蛋挞,含糊问了声:“什么?”
喻文州顿了一下,心里略微打了个哽,面上却是一贯的从容淡定,“我是说,知不知道少天这几年在干嘛?”
“呃……”郑轩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喻文州顿了下,那会儿他正想起黄少天退役时的事。那个赛季他们队得了个第三名。这个成绩对于退役选手来说肯定有遗憾,明显不够分量,但还不至于太难看。作为联盟封圣的爱将,经理知道黄少天喜欢热闹,明确表示这个庆祝兼欢送会如约举行。当时喻文州拣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上高脚凳,黄少天站在旁边,手撑在桌上支着脑袋。音乐不停切换,气氛很是热烈。黄少天在热烈的气氛里冲着喻文州说话。他说:“有些话再不说我怕以后没机会了,所以今晚我必须要讲。我觉得我挺喜欢你的,从训练营见到你的时候起,队长你怎么看?”喻文州的视线正停留在卢瀚文和郑轩抢蛋糕上的樱桃画面,卢瀚文够不着郑轩举过头顶的樱桃跳得老高。他转过半个身子,把注意力也一并转了回来,“太吵了没听清,你刚才说什么?”
黄少天气得骂了句什么,抓起桌上的鸡尾酒瓶一口气灌下去半瓶,擦干了嘴角的残液,大声喊道:“喻文州我喜欢你,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全场陷入可怕的怪异的沉默,空气里全是省略号的味道。
因为音乐不知为何在黄少天说话的时候突然停了,全场安静下来只听见黄少天一个人的声音。
一个人的大声表白,听上去空空荡荡的。
所有人都没料到,甚至包括喻文州自己,他一句话回得太快几乎脱口而出因而显出一丝决绝。他说,“少天,我从来没想过……”
黄少天一定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尴尬,才会把鸡尾酒瓶往桌上一拍,头也不回地走掉。

黄少天退役后,蓝雨似乎多了个达成共识的秘密——谁也不在喻文州面前提起他。
可别人不提,不代表喻文州自己不会想起。有好几次,他在宿舍研究对战视频,想到一个细节,打算回头去问少天你怎么看,却发现床铺空着,同屋人已不在。还有次,给大家讲战术安排,讲到关键地方,脱口而出“少”字马上改口喊了卢瀚文的名字。每到这个时候他总会在内心停顿下来慢慢思考。内心某个地方好像变得不一样了,柔软而无力。
身为队长,要操心的事情特别多,有时需要写计划任务到深夜转钟。但不知为何他十分享受这种消磨时间的乐趣,一点点琢磨,越琢磨精神越好。黄少天以前特别喜欢陪他,躺在床上翘着腿打手机游戏。也许蓝雨为数不多的那些秘密当中就有一条,黄少天在宿舍是个出奇安静的人。他只会在喻文州撞上瓶颈的时候,有意无意聊点别的。
喻文州每次说少天你要是困就睡吧。黄少天就答,没事没事,你忙你的,我精神着呢,再打几盘。
或者,喻文州想问题发呆,黄少天会跑过来盯着屏幕看,然后企图帮忙寻找新思路的突破口。再或者,直接讲个笑话。
反正,黄少天就是个特别能聊天的人。
喻文州没想到自己会习惯了这种友谊,却不懂它居然还有别样意义。黄少天站在那扇纸窗外不知踌躇了多久,才终于鼓起勇气来戳破它。可那时候喻文州心里却装着小小的自尊,他只想在荣耀的战场上撑到下一个冠军。
黄少天走后,就再也没和自己联系。喻文州终于挨过又一个冠军才蓦然发现那刻站在那片沙场,他只想和黄少天分享胜利。
 
喻文州坐在列车箱里插着耳机听着音乐。他并不是个多么热衷于音乐的人,过去不是现在也依然不是,他习惯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研究战术扬长避短上面。以前蓝雨的小伙伴们一起去唱歌,他多半是配合着听听,听多了他们熟悉的那几首,他也会哼几句。
他很少唱歌。黄少天则恰恰相反。黄少天喜欢唱粤语经典曲目,他每次坐在喻文州旁边聊天都说,你怎么就不唱歌呢我觉得有些歌还挺适合你的嗓子的,你坐着不无聊么不如我去把他们赶下来咱俩合唱首?
那时候喻文州总是摆出求饶的手势,说:我都没听过几首,还是算了吧。
黄少天总是笑呵呵地,自己点头说,不勉强你了,我去挑几首唱你听。
喻文州那时候没有想过这些歌词会不会有别的暗示。他只记得黄少天很认真,时不时会回头冲他乐一下。到后来,那个集体没有了黄少天,没有了那几首经典粤语歌曲的时候,喻文州才有所醒悟。
最后一次和大家一起唱歌是给自己践行。喻文州头一次点了那首黄少天最爱的一生何求,他不是很记得怎么唱,边跟着原唱混边把歌曲哼唱完,到最后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
卢瀚文逼问他笑什么,还说黄少以前唱这个从来不笑可深情了。大伙这才发现黄少天再不是蓝雨队长面前不可言说的秘密。
喻文州想,是呀,他可深情了,自己为什么偏偏看不透呢。
窗外的风景大片大片地退后,远山入境新绿蔓延。喻文州闭上眼睛,他不知道是头上的伤口仍会时不时隐隐作疼,还是长时间坐车的疲惫,他就是觉得有点疼,听着听着,抬手遮住了眼睛。
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
 
从郑轩那知道黄少天去了国外一个农场跟人家打工,喻文州便坐飞机再转火车又加上一趟巴士来找他。
他看到黄少天站在一个水龙头旁边给一匹马刷毛。和记忆里一样,黄少天是个特别能聊天的人。此刻,他正对着一匹外国长大的膘肥骏马说着夹杂几句粤语的普通话。
太阳很大,蓝天白云底下大片大片的草场。黄少天戴着顶太阳帽,穿着牛仔背带裤,一脸乐呵呵地干活。
喻文州远远地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笑出声来。“少天。”他轻唤了他的名字。
黄少天回头看了一眼,准备转身继续给马刷毛,忽然不可置信地再转回半个身子,骂了一句:“我去,喻文州你怎么找到这的。郑轩你个混球居然出卖我!”
喻文州走上前去,“没想到你喜欢在农场干活。”喻文州盯着对方的装束看了一会,开口道:“挺意外,不过,也挺适合你的。你看上去挺开心,知道你过得挺好,我就放心了。”
黄少天在心里吐槽挺什么挺放哪门子心,却压着内心的那股小激动。他是过得挺好,表面上的好,不然呢?他想起来郑轩在网上跟他提起队长受伤。他当时回了郑轩一句关我屁事,事实却是盯着新闻图片里喻文州垂着眼睛捂着伤口指缝渗下血的照片久久不能平静。现在喻文州端端正正完好无损出现在眼前,他又想起那种心疼的感觉。他说:“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喻文州却说:“生活其实挺狗血的,比如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等我终于意识到我也喜欢你的时候你却不在我身边。但是,它还可以再狗血一点,来个浪子回头千金不换,少天你怎么看?”喻文州没等到答案,却等来一股水柱把他从头到脚淋了个透湿。他反应有点慢,垂下眼睛,看着鼻尖上的水啪啪往下滴。

“什么感觉?要我说实话吗?是不是特窝囊?你不知道那时候,蓝雨上下几百号人了吧,我堂堂剑圣的脸面给全丢光了,就像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身臭水。那么多年,我一直往天平上加砝码,又一次次把它们拿下来去维持平衡。一遍遍说服自己,只要倾斜一点友情就翻了。可是我不甘心你知道吗?一个机会主义者放着自己最后的机会不用,我不甘心。这最后一次的机会了你不给就真玩完了,朋友也做不下去。嘿,您还真给面子。什么叫从来没有,我黄少天哪里配不上您?”
“对不起。”
一阵沉默。黄少天把刷子往桶里一扔,擦着喻文州的肩要离开。
喻文州被撞了,顺手就把黄少天的胳膊给抓住了。他听见黄少天说喻文州你放手,忽然很想笑,不但没有乖乖听话,反而更用力把整个人带到跟前,从背后抱着对方。他不管黄少天怎么扭就是不肯松开,“有时候回到宿舍听不到你的声音也会恍惚。我以为以前把背后交给彼此的关系很好,却原来不是。我那么会算计,却算掉了自己,算掉了那一丝脆弱的可能性,我们还可以跨越友谊这条线往幸福那里走。我看透那么多场比赛却看不透自己的心。黄少天,少天,阿黄——”
“我去,这个绝对不能忍啊,谁是阿黄你叫狗呢?”
“你说的,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不妨让我也做回勇士。”
“勇什么士,我还要喂马,放牧,做个自由自在的农场主。”
“我帮你啊。”
“有你这人模人样来干活地吗?喻文州你就会装。你快放开我!”
“我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一点也不。”
“那你至少把偷我的东西还我。”
“我去!喻文州你敢不敢再小气点,你不是吧你这西装值多少钱啊少说也上千了吧我拿你一个笔筒你说我偷,我早不知道扔哪去了。”
“你偷了我的心。”喻文州最后在黄少天耳边轻声说。
 
生活总是充满各种俗烂的情节,比如你喜欢我的时候,我偏不承认我也喜欢你。但至少,这听上去一点也不悲。
 
“咳咳咳,我快要被你勒死了,你快松手。”
“你还不还?”
“咳咳,不还,我去,你别挠我我怕痒,士可杀不可辱啊我跟你说!喻文州你混账!你够了啊!队长队长!我连西装西裤衬衫皮鞋里里外外一并还了不成吗?”

—————————————————————
1.我一定是哪根筋不对,再也不能干写东西随手删的蠢事,自食恶果重新打了一遍。
2.我停止不下来幻想听黄少唱粤语歌,或者和喻文州对唱。
3.我喜欢互相刁难的喻黄和永远温柔相亲相爱的叶周。
4.以上全是废话我其实什么也不想说。

评论(3)
热度(30)

© M.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