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域

纯粹自娱自乐

Jealous

4.

王杰希从浴室出来,看到周泽楷坐在沙发上玩遥控器,电视屏幕换了几个台,看出没一个真心是想看的。“球赛吧。”他提了个建议。

周泽楷按了两下后退键,画面回放着刚才的射门镜头。“谢谢。”他把遥控器递给王杰希时说。

“和男朋友还这么客气?”王杰希笑了,在沙发另一边坐下,把声音加大了两格,但并不影响谈话。可惜谁都没说话,过了大约十几秒,四目相对的人一并笑起来。

“你收留我反倒谢谢我。”

周泽楷摇头。

“叶修是你前男友?”

周泽楷盯着屏幕发呆,并不开口。

“不想说也没关系。”王杰希开始翻手机。

周泽楷说了句,“我去洗澡。”站起身,朝浴室走去。王杰希的声音在他关门前见缝插针,“演到什么时候呢?要是我走了——”

“什么时候走?”周泽楷警惕地问。

“呵,暂时不会,也可能不走。不过,逞一时口舌之快,终不是长久之计。”


热水顺着脸颊淌下,水汽蒸腾,抹了把脸,周泽楷叹气。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好像是故意的,这么做也没有什么获胜的快感,还显得有点幼稚。他看到叶修起身去抽烟的时候,明显是不爽的。其实他不该在意这些细节。一回家就收到喻文州的短信问他搞什么。他不想回。

以前喻文州就爱这么说,你还小,有些事需要度。那些界限和分寸过了线,就不是过家家闹着玩说句对不起就翻页了。

他很委屈,你不看好我们。

喻文州叹气,我总觉得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试试又不会怎样。

万一受伤了呢?

非要有万一吗?你受伤了吗?

我们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我和那谁知根知底,十几岁就认识,你们才见过几次?你喜欢过谁吗?你怎么确定就是喜欢?

就是。

周泽楷!

就是喜欢。

那大概是和喻文州为数不多地一次争辩,他实在不擅长争辩,所以他一边在怀疑自己一边在野蛮又固执地毫无道理地申诉。那时候,他觉得自己是个学生,而那些已经初入社会的“成人”在用那些所谓的规则其实是双重标准限定自己,这不公平。


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王杰希在外面说:“你电话响了?要帮你接吗?”

“好。马上出来。”


5.

叶修到底没再给周泽楷打第二通电话。一张发票而已,其实他完全可以交给喻文州就和周泽楷划清界限。听到那个王杰希的声音的时候,莫名的情绪上涌占据了他的心思。他和周泽楷三年不见,他以为当初是好聚好散,却忽然变得仿佛不那么对等。喻文州说你不要试图站在原地和三年后的周泽楷用相同的相处模式。这是警告还是提醒?

明明买家具的时候两个人毫无芥蒂,还差点共进晚餐,怎么一眨眼,就多了一个人站在那要需要他硬撑场面逢场作戏。

第二天,顶着一脸疲惫的叶修把发票拍在喻文州桌上,“他搬家收货要用的吧?你找时间给他吧。”

“没啦?”喻文州拿起发票看了看。

“你指望我说什么?”叶修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那什么——”

“别!”喻文州举手求饶,“我不想听余情未了,重修旧好那套。我家就这么一个乖孩子,你放过他,咱们合作愉快。”

“我又不是大灰狼,他也不是小白兔。何况大家都是成年人。不是,我说,喻文州你还没收起对我的那条警戒线呢,我做什么了就一直贴个标签禁止入内?”

“什么做什么你做了什么我又错过什么?”黄少天进门后一屁股坐上桌子,左右瞅瞅,却谁也不当他存在。

良久,喻文州收好发票,“至少现在挺好的,那个王杰希看上去挺靠谱。”

“长得就不靠谱。”叶修点了根烟。

“谁不靠谱?”

“叶修,你是真的需要放下。”

“你们理理我,谁给我解释解释。”

“说分手的又不是我。”

“那就当祝福他咯,你不是一直脾气好,宰相肚里能撑船,大度一点。”

“那不能。”

“这没法谈了?”

“怎么谈?感情又不是生意,淡不下去我还能憋屈自己?”

这样强势的叶修还真是少见,喻文州冷静了下,他们讨论这些也没多大意义。

叶修转身,把烟掐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他要是真和这个王杰希过得好,我没意见,但你不能让我骗自己说我对他没存任何想法。至少现在不能。”

“对不起。”喻文州叹气,“不是那个意思。”

眼见着气氛走偏,黄少天咳了几嗓子。“王什么?杰西?王杰希?喂,老叶,喂,我话还没说完怎么就走了?”只好转向喻文州,“你们在说周泽楷?关王杰希什么事?是我认识的那个王杰希?”

“嗯,小周回了。不对,你认识小周的男朋友王杰希?”

“你等下,”黄少天翻了半天手机,找出一张照片,“你们说这个王杰希?”

“这么巧?”

“哎哟不是,笑死我了,你说这个人是小周男朋友?开什么玩笑喻文州,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要我打个电话给他吗?他那个假正经最讨厌我们这种人了,我现在打给他,你信不信,他只会说:滚!”


6.

说是搬家,周泽楷也没多少东西。之前的房子一直是租的,尚未到期。新家是回国前父母过来给他简单刷好墙,等床到了就可以住的。

“嗯,环境不错,这箱子放哪?”王杰希问。

“随便,嗯,放地上。”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谢谢!“来者是客,结果客人还帮他搬东西,茶水都没有,他这个主人有点愧疚。

“我自己硬要加入的,你不用这么客气。再说,投资房产是到一个城市定居的第一步。”

“定居?”

“不走走看,谁知道以后哪里适合安家。”

周泽楷笑了笑,“在这开公司?给你打工。”

“合伙可以考虑考虑,你我请不起。”

“哪有。”周泽楷下楼去买了一箱矿泉水,递给王杰希的时候,发现对方正蹲在那看一本书。他左右瞅瞅,连张小板凳都没有,正想要不要找个箱子临时凑数,走近才发现对方看的什么书。

“挺有意思。这书市面上找不着了吧。”

“嗯。”确实找不着,那个时候,神通广大的叶修不知道从哪个网络渠道淘来给他的。“坐这个看?”

周泽楷指了指箱子。

王杰希却说不了,把书合上递给周泽楷,“挺珍贵的吧,收好。”

周泽楷四下看了看,把书放在了早就打好的书柜上。

“这些需要帮忙收拾吗?还是你自己来?”

周泽楷盯着一箱东西出神。

“嘿!”

“哦,自己来。”

王杰希没说什么,这时候正好送家具的和喻文州还有发票一起出现,周泽楷签收好床和床垫,才发现后面还跟着个黄少天。

黄少天开口便说:“王杰希你别说你不认识我。”

“并不是很想。”

“文州,确认过了,他不是周泽楷的男朋友。他就是我一损友。”

“不,我是。”

“那绝对不可能。”

“过去不可能不代表未来不可能。”

“滚!”

“不好意思,这次重新自我介绍下,王杰希,小周在国外的室友。这次过来,可能要打扰一段时间,之前开的玩笑,希望你别介意。”王杰希冲喻文州说。

“没事,我只是没想到,小孩翅膀长硬了,连我都要骗。”

周泽楷无辜地眨眼,谎言被戳穿也不在意,不回短信也没解释和道歉,只是看着喻文州笑了笑,低下头,忽然就有点难过起来。


评论(4)
热度(59)

© M.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