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域

纯粹自娱自乐

Jealous

1.

“嘿!”

周泽楷被一个声音加一个响指提醒,停下脚步转了半个身子,摘下右侧耳机。

叶修从他脸上读出两个字加一个标点符号:是你?他本来想说好久不见,但这种废话还是不要和周泽楷说比较好,“什么时候回的?”这句话放在平时经常见面的人身上,可能是一句礼貌又再寻常不过的问候,放在一个离开这个城市三年的曾经和自己有过一段过去的人身上……好吧,叶修承认自己问得有点心虚。

周泽楷想了想,说:“前天下午。”

已经很具体了。叶修点点头,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继续,随意问了声:“找工作了吗?”

“还没。”周泽楷干脆把整个耳机扯下来,在手里整齐地绕着线圈,与叶修面对面站着。相对无言有点不像叶修的做派,周泽楷先打破沉默笑了,“还好?”

叶修清了清嗓子,“也就那样吧,之前听你表哥……呃,喻文州说,你这几天回。”

“哦。”短促的回答。

“那什么,不是有意打听。啧,也不是。我是打算说什么来着,一时给忘了。”

“哦。”

第一声有笑意,第二声明显比之前泄气不少。叶修笑了笑,“去哪这是?”

“买点东西。”

“需要参谋吗?”叶修摸了摸下巴,好像说了多余的不该说的话,自己解围,“怕你不记得国内的路,现在的城市发展速度,日新月异的。”

“你有事吗?”周泽楷怕被误会成你没事打听我干嘛,只好换个说法,“有空?”

“嗯,买什么?”

“家具。”

“你这效率也太高了吧!搬家?”叶修点点头,“成。”


周泽楷没想过回来第一个遇见的人是叶修。叶修还是和以前一样,岁月未曾从他身上挖走什么,言谈举止熟稔得都不像隔着三年时空。不过,买东西是个砍价能手就够了,这一点周泽楷还是应当感谢他。床和书桌,外加一些小物什,只买了这些,不算太挑剔,订单下得很顺利。去国外一趟,发觉原来生活可以极简化,舒适又安逸,这些就够了。本来最后说请叶修吃晚餐,但一通电话对方就被叫回公司加班了。周泽楷退掉一半刚下好的单,坐在餐厅,望着窗外灯火通明的街道,叶修的身影早已融入不知哪个角落。吃完后,给新消息回了一条,机票订好了?

屏幕闪了一下,送上消息:后天晚上。

用不用接?

你开车?

没车啊。

……那不用,自己能找到,只要地址不变。

周泽楷笑,敲了一个字:好。


2.

喻文州搅了搅咖啡,靠在休息室的餐桌上,“见过了?”

叶修把茶叶倒进杯子,等着热水烧开,“有话直说。”

“我都还没和他见一面呢。”

“所以?”

“你们没见面打一架就好,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了。”

“又没仇没怨的,打什么打。你该站哪边站哪边。”

“也对,关我什么事,我本来就不站你这边。”

“讲真?”

喻文州耸肩,电话铃响起,放下杯子,接通,“喂?你说车啊?什么时间要?呃,那不行。借郑轩开去外地了,得下周才回。要不,我问下……不用?真不用?好。对了,什么时间有空,回来还没请你吃饭呢,我家或外面都行……”

叶修把茶泡好,喻文州电话也打完了,“小周?”

“嗯,先说好,打听可以,你是以什么立场?他算同事家的亲戚家的小孩还是……”

“前男友!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你说什么立场?我有车你问他要不要。”

“这么关心,我要怀疑…… ”

叶修摇头,“你保护欲这么强,该不该反省自己先。”

“我是站在朋友的立场,提醒你,过去的就都过去了。”

“然后?”

“别站在原地和三年后的他用老一套相处模式。”

“这又是以哥哥的立场?”

“你懂就行。”

叶修端起茶杯,不想说话,回去做事。


3.

喻文州和周泽楷约在一家装修古朴的老火锅店。

“国外的伙食不怎么样啊,没把你养肥点?”喻文州开玩笑说。

“挺好的。”

“天天速食能好?我觉得你好像比出去前更瘦了。”

“还好。有人做饭。”

“嗯?”

“室友。”周泽楷放下筷子,抬头往后看。

喻文州回头,还真是,缘,妙不可言。“我发誓,我没说我们在这吃火锅。”

周泽楷摇头,“早见过。”对方是一大群人,叶修朋友多,天南海北的,谁出差过来一趟都说要请他吃饭。周泽楷是见识过那阵仗的,热闹的场面他不太适应,去过两次就不再去了。无端想起这些,找服务员要了冰镇饮料,想冷静下来把这些画面删除。

“你猜他多长时间发现我们在这?”

周泽楷露出个你很无聊的表情。

喻文州夹了菜到对面碗里,“这火锅味道挺正的,尝尝祖国的味道吧,还没放下呢?”

周泽楷戳了戳菜,埋下头。安静吃了十分钟,叶修的声音从上方飘来,“这么巧?小周啊,不好意思打断你们。来借你表哥一用。”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被拉过去,和那边的某些人一一握手,又喝了几杯。想起自己还没找工作,想到如果要他也这样偶尔觥筹交错,有点烦。

喻文州回来坐下,“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周泽楷体贴地递过去一杯水。

“我说我现在挺能喝的你信不信?”

这有什么好吹的,“信。”

“回答得这么敷衍。你怎么变得不可爱了。”

“长大了呀!”

“这样才对。哪天我们家的小宝贝长成大人,我会很怀念的。”

“你多大了?”周泽楷觉得自己都成熟了,这位怎么还幼稚起来了。

“回来先找工作还是先找个人谈恋爱?”

这是什么问题。

”活跃下气氛嘛,你看你怎么从刚刚起绷起脸来了。”

“不想工作。”

“那就先玩一阵子再说呗。哥哥赞助你。”

“打个电话。”周泽楷扬起手机,出门去寻个安静的地方,最后只能在通往洗手间的通道那打电话。说了几句,转眼就能看到不远处的叶修一桌,谈笑自如,突然觉得有点燥热,“咦?那……来吃火锅吗?……嗯,就我哥。好,等你。”

回来的时候,喻文州也正和谁讲完电话。“谁呀?还非得出去说。”

叶修在那推杯换盏的,周泽楷突然说,“男朋友。叫他过来了。”

“哈?”喻文州差点被烫到,吹了吹菜,“那我还是先停停,免得人家来了我饱了,多不合适。”

周泽楷笑了。“他不介意。”

喻文州想,是啊,三年了,当事人都不介意,自己在小心翼翼些什么呢?瞎操心。“需要我叫少天来吗?”

“干嘛?”

“负责聊天啊。”

“太吵。”

喻文州还没开口,一个声音先说话,“聊天找我啊。”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行,这下不无聊了。

“不介意我坐下吧,刚才光谈正事,我都没吃几口。”叶修这也太不当自己外人了吧,喻文州回头看了眼已经换了一波客人的那桌,又不得不佩服叶修这谈正事的效率。再看着周泽楷,自己家的小孩又要开始不自在了。他喊了声服务员:“加套餐具。”

“两套。”周泽楷说。

“少天要来?”叶修问。

喻文州凑他耳边低声说了句,“小周男朋友。”

叶修撕包装袋的手速都慢下来。“什么时候到?”

周泽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见这句,抬手冲门口打招呼。“来了。”


一桌子人起身迎接,周泽楷介绍,别的不提,强调一句:“男朋友。”

来人看了一眼周泽楷,似乎被这开门见山惊到,也就眨眼功夫,完全不失风度伸手,“王杰希,幸会。”

“喻文州,小周的表哥。”

“叶修,他同事。”指着喻文州。

“常听小周提起你们。”

一边落座一边听叶修随口说:“他提我干嘛?”喻文州在桌子底下踢了叶修一脚。

“大概,饭做得比我好吃。”王杰希这人看着严肃,却挺健谈。

周泽楷倒是不说话了,在一边事不关己地吃东西。

“抽烟吗?王先生?”

“抽,但不好这口,这里恐怕也不合适。”王杰希又问,”你要吗?”

事不关己的周泽楷抬头,看着叶修递出一半的烟,摇头。

“这玩意儿不好,奈何戒不掉,你们吃,我憋不住出去抽一根。”

“请便。”王杰希说。

这拿捏……也是个高手,喻文州想。“你什么时候还抽起烟啦?”

周泽楷等叶修走了才说,“刚出去那会,就试过。”

“被你妈知道可得数落到耳根起茧。”

周泽楷像做错事的孩子,抿嘴嗯了一声。王杰希恰到好处地往他碗里夹菜,救场似地接过话题同喻文州打听起现在创业做什么合适。两人倒是挺能聊,周泽楷不参与,起身去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碰到抽完烟的叶修,通道两个人走需要错身,叶修做了个手势,周泽楷先走。叶修觉得那天去买家具那种感觉好像被炸裂连碎渣都不剩,一场烟花般的幻觉。

周泽楷回来,王杰希跟他说了几句从喻文州那捕捉到的信息。一顿饭吃完,兵分两路。

王杰希说:“那我们先走了。”

喻文州说,“再会。”

叶修点点头,什么也没说,看着周泽楷离开的背影。

“还看,人都走了。”

“真男朋友?”

“后悔啦?”

“呵。先走了。”

“走什么走,地铁站这边,我和你一个方向。”



评论(1)
热度(63)

© M.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