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域

纯粹自娱自乐

[叶周]海滩(上)

电视屏幕不停闪着雪花点。突然没了信号,广播里的声音也时断时续。“现在开始播放财经……嘶……新闻,嘶嘶……”老板换了个台,“最新消息,北方大面积嘶嘶嘶……”

停电了,零散地响起几声咦。小店里暗淡一片,只有天光从支起的木窗透进来,照亮临窗一隅。

“出去转转吧。”老板无奈地点起蜡烛,借着烛火点燃一支烟,又给吧台前的客人递上一支,说完才去招呼其他人。

一个女孩笑嘻嘻地说:“老板,趁机搞个烛光晚餐吧。”

老板答马上就来。

他站起身,趿着一双旧帆布鞋,踩上沙滩朝岸边走去。找了个人少的空地坐下,双肘搭在曲起的膝盖上,烟随意地抽了几口。老板是好心,觉得停电也是自己的责任,不想亏待客人就给了自己一根烟...

2 22

想模仿下动画效果,伪一下叶周。

6 29

[叶周/微喻黄]乌云背后

老式留声机喇叭里传出经典怀旧的萨克斯曲。破旧的红砖墙面内是橡木与黑铁搭建的工业风装饰。这幢外表不甚起眼的建筑隐于市郊林荫的尽端。店名招牌随意地落在枝蔓缠绕的木桩子上,东倒西歪竖刻四个大字:乌云背后。听上去并不像是会招徕生意的好名字。门可罗雀也的的确确。
店主人倒是并不在意,如平素一样,站在柜台前哼着曲儿擦着杯子。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咖啡杯,每天都要擦拭得干净铮亮。当初开店本不为赚钱,否则不会选址在这幽静深处。迷惘少年机缘巧合下爱上那条自西向东横贯房子的铁轨。对,一条铁轨。当时他顺着铁轨一路向西,走到断头,遥望远方,满目浓雾,乌云压顶, 随后大雨倾盆。电影末日一样的画面前方即是悬崖边缘,他纵身一跃便...

43

[叶周]这是不是一个悲剧

这是一个悲剧,但好像也不是悲剧。

————————————————————————

1.
炫丽的光影,热闹的气氛,胜利与失败同时诞生,喜与悲之间筑起厚厚的城墙,将两边观众隔绝在兴奋与绝望的不同国度。欢呼雀跃落幕,却总是死一般的静谧登场。随着比赛结束,人群四散,诺大的场馆最后只余一位观众有些孑然的身影。
“先生,别看了,输了也没什么啊,虽然是本地人我也不甘心,可是没办法呀,轮回很强的。”
他当然知道。不用任何人提醒他,轮回很强。周泽楷那小子这些年愈发无可抵挡。从第一次世锦赛回来后,就卯着股劲。已经是高手的人想要寻找契机突破自我局限简直太难,可是强如周泽楷他偏偏就肯拼命。人的求胜心和战斗欲有时候比自己想象得...

5 58

[叶周/喻黄]暴风骤雨(全)

晦暗不明的天空,电闪雷鸣风狂雨暴。周泽楷在熄灯的会议室里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如同远处不久前工地的打桩声,钝重地有节奏地敲击。

几小时前,王杰希握着他的手欢迎他正式加入特别行动团队。更早之前,他从数以百计学员中脱引而出,成为迈入这座集无数精英坐镇的办公大厦最年轻的一员。

幻灯片切换,光影在视线前方闪烁。当王杰希往白板上某张照片画重点记号开始,周泽楷心里响起一声闷雷,将他的理智辟作两半。

他从未想过,再见面会是以这样一种严肃的形式。

照片上戴着墨镜的男人嘴里叼着烟,佝偻着背,双手插兜,在一堆人簇拥下过马路。阵势不小。

“不用我介绍了,前特别行动队组长叶修,全科A+毕业,我的位置原本也是给...

2 66

A secret

爱情故事其实挺俗烂的,往悲了说,无非你喜欢我的时候我未必喜欢你,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却不在我身边。友情其实挺难能可贵的,可惜的是,一旦跨越那根底线往往走向两种极端,好的发展固然喜闻乐见天下太平,要是捅破了那层秘密的薄纸反而尴尬,说到底还是悲。


“那么,喻队能谈下收获这场久违冠军奖杯的感受吗?”
太亮了,喻文州想。现场的灯光还有镜头的闪光,都太刺眼。十几只话筒争先恐后聚至眼前,闪光灯咔嚓记录着时间的流逝,会场却鸦雀无声。大家都在等待那个能言善辩的的蓝雨队长慷慨陈词,主角却不知道望着哪里微笑发呆。
疲累已经连续袭击他几天了,此刻他头昏脑热,队服早就在赛前被汗水浸湿。他站在台上,鬓角冒出一丝冷汗,目光却...

3 29

[叶周]窗外

许多年后,每当他握起手中那只掉漆的钢笔,轻轻叩击桌面,他都会想起那扇窗外曾经骑车经过的少年。

1.
叶修写过一本书,他的第一本书,第一人称自述的口吻,名字就叫做《少年》。它比后来出版的任何一本书都要冷门。
他写的时候正值盛夏,蝉鸣扰得他睡不安稳。午后的燥热让人脑袋空洞,他走到窗边,抽起烟来,寻思着书的开头。一串由远及近的自行车铃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群学生模样的男孩从梧桐树下经过,其中一辆车链条掉落,所有人都停下。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挺拔的少年。他在周围伙伴的议论纷纷间默默走到那辆坏掉的自行车旁,蹲下来检查,然后动手修理。他的衣着干净整洁,丝毫不介意弄脏手。
他把掉落的链条小心翼翼地安上去,最后起身说了两...

6 66

远山(下)


他和流浪汉叶秋分别于一条高速公路。那个行李简单的男人和他挥手说有缘再见,远山在他身后绵延不绝。那日,那个人又穿得像个要去沙漠的考古学家,顶着骄阳哼着小调上路。
他一路向北,终于饱览冰川的壮丽,也拍下了小狼崽被救护人员医治的场面。现在那些照片分门别类存放在客厅的落地书柜里。那不是最好的作品。那的确是获过奖的作品。但那的确不是他自认为最好的作品。
最好的属于他自己珍爱的作品现在挂在书房的墙上。那是个有点破旧的南方小教堂。教堂里,一个男人在夕阳投进玻璃窗的光线里,认真地教一群孩子节奏。
他永远记得吸引他按下快门的小姑娘,有着银铃般的嗓音和甜美的笑颜。他给她拍照。她那会儿正把琴弓放在曲起的腿上,蹲着摘花。
小...

4 41

远山(上)


口琴吹出的音乐自阳台传来,在周围的静谧衬托下空阔辽远。寂静的夜色里,阳台灯光微弱地勾勒出一个人影。修长的手指捧住小小银色乐器,嘴唇轻轻在琴面来回摩挲,双目紧闭,陶醉并深情。

他想起在郊外篝火的夜里,那个人吹着古老的俄罗斯民谣,在火焰的跃动中朋友们翩翩起舞。那个人说自己没什么才艺,可是明明吹得如此动听。那时候,伴着乐声,他仰望星空,心中只有此刻定格的愿望。
他举起相机,拍下天空,拍下篝火,拍人群狂欢的热烈,以及围合出的圆形场地中心独自吹着口琴的看上去孤独的男人。
男人说,我是个流浪汉,随处行走随遇而安。
他笑他。明明说这句话的眼睛充满着孩童般的狡黠。这样干净文艺的流浪汉,穿得像个在沙漠中骑行越野的好手。...

7 30
 

© M.域 | Powered by LOFTER